他说

2020-06-22 01:59

盆花寿命比较长,相比较而言,鲜切花市场更加惨淡。随后,扬子晚报记者来到汉中门的鲜花批发市场,市场的总经理倪志翔正在动员一个准备撤离的商户再等两天,看看春节的市场能否“起死回生”。

花市今昔 对比

扬子晚报记者走了一圈看到,一楼有五六家店铺已经“人去楼空”,二楼的店铺已经改成经济型宾馆。“南京街头的花店、婚庆等各类用花,有80%的货源来自我们市场。”倪志翔说,原本市场有60几家店铺,现在只剩下20几家,二楼全搬空了,考虑到距离地铁站比较近,还有点地理优势,索性转型经营了。

现在 花难卖,老板晚上上街叫卖

随着“八项规定”、“六项禁令”的实行,公款的“花消费”几乎降为零,花市遭遇史上最冷的“寒冬”。昨日,扬子晚报记者走访了南京汉中门鲜花批发市场和仙林的花卉物流中心,面对这波“寒流”的冲击,无论是花卉市场里的花农,还是花店的老板,都叫苦不迭。“寒流”之下,除了马蹄莲、玫瑰花等少数品种,其他无论是鲜切花还是盆花,总体价格下降了30%-60%。

现在 在市场卖花的老板比顾客还多

汉中门 鲜花批发市场

以前 忙着送货甚至顾不上喝水

记者采访鲜花市场负责人。刘浏 摄

位于仙林的“南京园林花卉物流中心”,占地面积150多亩,分四个片区,共150多家店铺,是目前南京市最大的花卉物流基地。进入东区,扬子晚报记者看到,一家家“花铺”紧挨着,连成一片,偌大的市场里,只看到零星的顾客转来转去。老板们都三五成群地凑在一起聊天,还有的在下象棋消磨时间。

在一家店铺门口,老板王銮礼正在清理即将凋谢的百合,“没办法,只有扔到垃圾桶里了。”他说,自己是连云港人,家里有个投资十几万的大棚,专种百合。以前在店里是看不到绽放的百合的,都是花苞,很快就被花店批发走了。以前春节前五天,他能卖掉五六十箱的百合,现在一天进一箱,能卖掉一半就不错了。“花店生意不好,大家都不囤货了,有了订单才来批发一点。”他说,鲜切花一般只能保存一周,看到这些花很快成了垃圾,他和爱人非常着急。每天晚上五点半左右,趁着晚高峰,路边人流量比较大,会在汉中门桥头做小贩叫卖,“能卖一点是一点,有时候人家就买两三枝,我会送五六枝。”

以前 五天能卖掉五六十箱百合

仙林 花卉物流中心

“感觉我们卖花的比顾客还多。”在东区11号,老板娘张军告诉扬子晚报记者说,往年这个时候最忙,“成天在外面送货,有时候连口水都顾不上喝。”她说,以前机关、企事业单位开年会的会场布置、送礼、慰问,这种公款消费能占到业务总量的六成以上,今年几乎没有,光靠市民个人来消费,销售量非常有限。市场行情不好,花价自然也大幅度下滑,“以前一盆三箭的大花蕙兰要卖到两百多元,现在五六箭的也才一百元左右。”张军说,像杜鹃、君子兰、蝴蝶兰往年这些非常走俏的盆花,今年价格都便宜了一半以上,“杜鹃一盆原来能卖五六十,今年二三十块就够了。”张军说,原来还有些花店会来批发,现在基本没有了,她和老公都商量着想转行了,“我们除了会侍弄这些花花草草,其他也没什么特长。”她有点犯愁地说。